happiness

        我饥肠辘辘地拖着并不灵活的行李箱独自走在既黑又长的校道上,我茕茕孑立,别人成双成对,不免有点忧伤。“好饿啊,好累啊。”,一边内心里呐喊着,一边不断地变换着拖行李箱的方式,可不论怎么弄都觉得行李箱好难拉。拉到宿舍楼下,我早已气喘吁吁,眼冒金星。
        “万里长征”才刚刚开始呢,宿舍在最顶楼。我肩上背着电脑,双手拿行李箱,一步一步地慢慢往上爬。爬累了,就坐在行李箱上休息一下。大概是因为还没吃晚饭,没有往常那么大力气,爬六楼休息了三次。爬楼途中,看见有个人飞快地跑下楼。“你怎么这么晚啊?来,我帮你拿这个。”她对她的朋友说。我憋憋嘴,我也好想有人帮我搬哦。她们应该洗完澡了,我还是不要告诉她们,我爬楼梯好了。就算告诉了,也不一定会下来帮我,还是不要明知是南墙,还往上撞吧。就这样慢慢地爬,终于到终点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我隐藏起刚刚路上的小情绪,告诉自己没有谁有义务帮你,她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