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ppiness

深空•游牧族:

少女心事总如诗

欢喜殿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少女心事总如诗
          我散着刚洗的头发,清爽的,是你没有闻过的护发素味道。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趴在键盘前面打字,是你没见过的颜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我抽了抽鼻子,面前透明的玻璃杯子折射出好看的颜色,阳光很暖,生出湿漉漉的热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,14:14。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嗨,亲爱的林同学……”试探着在屏幕上打下一行字,又迅速删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亲爱的?哦不,太不妥帖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林同学。我是你不知道名字的隔壁班女生。”我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吐出来。空气中凝成细小的白雾,糯糯的,有点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思绪开始慢慢地回拢,翻腾,绵长又热闹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暗恋这种事大部分人都做过,而我不过做得更滴水不漏些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食堂到你宿舍楼下需要十一分钟,你要走一千零五十六步,我要走一千三百九十五步。你走路从不回头,习惯先迈左脚,头发长度从没盖过耳朵,领口总是翻得一丝不苟,肩膀微微有些不平,手不放裤子口袋,心情好时步速会放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喜欢走路的右边,遇到熟人打招呼时不会停下来或是减速,穿不同牌子的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所谓暗恋,大概就是,你了解他的背影和走路姿势,胜过了解你每天早上对着镜子看到的那张脸。作为一个四百度的瞎子,我曾在日记中写过这样的话:我不戴眼镜,也能从人群中一眼看出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毫不夸张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年来我跟你一起打过热水,挤过食堂,吃过同一家的蒸饺,在图书馆坐过同一张桌子看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一起”这四个字,我还真是说的没底气啊。是的,这所有的,你都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不知道我每天早晚都会去你的空间浏览一遍,再默默删除记录;你不知道我为了让你注意到我参加过多少学校活动,从主持人大赛到冬季长跑,从校辩论队到自行车赛;你不知道我日记本的第一页是你的课程表;你不知道我曾听王力宏《你不知道的事》听到泪流满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林同学,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电脑屏幕因长时间无操作而变暗掉,我抓抓头发,无端陷入深不见底的绝望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昨天大家一起给你送别时我去找你敬酒。我站在你面前,竟有些恍然,只是傻笑着举起酒杯“敬你,敬青春”。敬我漫长的甜蜜又绝望的暗恋时光,敬我义无反顾勇敢又凛然的青春,敬我孤独寂静爱着的,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。自顾自倒满,“再干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有些惊愕地看着我连饮三杯,哑然。我放下杯子,定定地看了你几秒,利落转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该如何说起啊,说起我心底细细密密撕鸣着的爱和痛。我亲爱的少年呵,你不会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幸好,你不必懂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7:17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你该坐上飞往异国的客机了。几百英尺的高空上,你关掉了手机,是在看书还是在写邮件,亦或是在思念着谁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桌子上的阳光一寸一寸地消失,从我握着鼠标的手指往上漫,移过下巴,移过窗帘,移过阳台上晾着的衣服,移过空气中植物的清澈弥香,完全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看邮件收件人那栏陌生又熟悉的名字,【放弃编辑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确定】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8)

  1. happiness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