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ppiness

    當你叫的同桌不再是我,當T—T終於或自信或舒坦地叫我為“同桌”或“隔離位”時,我才意識到原來我們的關係已經到了這種地步,我們真的越來越疏遠了。

     有些事,我早已懂得。但我仍心存幻想,直至現實赤裸裸地擺在眼前。

2015.1.31 7:17am

    【曾经的相遇相知,也只是彼此生命中路过的风景,但那份人生初识淡淡的幽香,却被深深珍藏在时光的眸子里,穿越岁月枝头的明媚,芬芳着我所有的流年。】
新年快乐,同桌。
2015.2.6    4:30pm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