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ppiness

        有時候也挺羨慕那些父母有要求考名校,報興趣班的孩子。他們當中有和父母達成共識,認真達到父母期望的,有抗拒不理解父母苦心的。如果是我,那我會是前者。可是我的父母只希望我開開心心地,按照自己的意願去選擇努力學習與否,從不施加壓力給我。當我偏離他們認為正確的軌道時,才會稍微地提點一下我。這曾讓我一度誤解父母,覺得他們對我漠不關心。最後發現,其實她們只是在最大限度地尊重我的意見。讓我明白,我的人生要我自己把握,父母只是做一個輔助者,甚至是旁觀者的身份。
         小到幼兒園,大到大學,我犯的任何錯誤,父母都不會替我說好話。(作為標準的乖乖女,我也沒怎麼犯錯誤)最小的錯誤,莫過於上學遲到這件小事了。到了高中,我才驚訝的發現,原來有的父母會為了孩子免受學校、老師的懲罰,而隨便編造理由,把孩子的遲到合理化。而我的父母從來不會做這種包庇孩子的事,就算是上學遲到這件小事。在我的觀念裡,這樣已經是一種過分愛護孩子的表現了。可當時的我,還是對這些被包庇的孩子,感到深深地羨慕。
         在父母放養的教育理念下成長的我,曾無數次的把艷羨的眼神投向那些"被溺愛"、"被要求"的孩子身上。心裡想著,如果我的父母也能包庇我一次,也能要求我一次就好了。

2016.2.20 1:28

评论

热度(1)